锂电赛道进入“下半场” 碳酸锂价格一跌再跌

本报记者 李哲 北京报道

“走过‘跑马圈地’的上半场,锂电产业乘风破浪迎来下半场。”在2023高工锂电年会上,高工锂电董事长张小飞表示,在新一轮发展周期上,下游需求增速下滑、产能利用率下降、产能过剩、材料价格持续下跌。

11月23日,广州期货交易所(以下简称“广期所”)碳酸锂期货主力合约日内跌超3%,跌破13万元/吨关口,创下自2023年7月21日上市以来新低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采访获悉,面对跌跌不休的市场行情,中小碳酸锂企业及经销商已经感受到了压力,其他领域的企业也在密切关注着锂矿市场的动向,而锂矿巨头则在加速整合,以备战产业的下一个阶段。

跌破14万元/吨

“在跌破20万元/吨时,业内有观点认为价格已触底,然而价格却一路猛跌,来到15万元/吨的价位区间时,市场传言有一定的价格支撑,但紧接着又迅速跌至14.5万元/吨。虽经历短暂反弹,但好景不长,如今已经跌下13万元/吨。”业内人士感慨,今年碳酸锂价格可谓一路下跌。

记者注意到,11月23日,广期所碳酸锂期货主力合约日内跌超3%,跌破13万元/吨关口,创下自2023年7月21日上市以来新低。上市之初,合约价格还维持在24.60万元/吨的价格区间,然而在短短4个月内,碳酸锂期货价格已接近腰斩。

对于碳酸锂价格下跌的原因,上海东证期货方面提到,近期碳酸锂基本面转弱压力渐增,自11 月以来,随着矿端长协定价机制松动,外采矿的锂盐厂利润修复、前期检修减产的锂盐厂陆续复产,此外部分锂盐厂也通过承接代加工订单的方式维持开工率,碳酸锂供应环比回升。而随着需求环比转弱,当前下游材料厂及电芯厂的长协足以覆盖其大部分原料采购需求,零单采购需求较此前有所回落,同时随着价格不断下探,下游买涨不买跌的心理也使得需求弱预期持续自兑现。

碳酸锂作为锂电池生产的主要原材料,近年来伴随新能源汽车的增长迎来爆发。2022年11月,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一度接近60万元/吨的高点。随后迅速进入下滑通道,2023年4月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便降至20万元/吨。

供需转换是导致碳酸锂价格下滑的主要因素。广期所统计数据显示,2022年全球碳酸锂产量为60.6万吨,其中我国产量37.9万吨,占比63%。国外产量22.7万吨,占比37%,主要为南美洲的智利、阿根廷盐湖提锂,产能集中在美国雅保ALB、智利SQM、美国Livent和澳大利亚Allkem(2023年Livent与Allkem进行了合并)等公司。

记者了解到,1GWh磷酸铁锂中正极所需的碳酸锂量约为587.5吨,1GWh三元523正极所需的碳酸锂量约为690.44吨,考虑到电解液中的碳酸锂用量,1GWh磷酸铁锂电池中电解液部分所需碳酸锂约为43.75吨、三元电池需要约26.35吨。照此计算,生产1GWh磷酸铁锂电池总计需要碳酸锂约为631.25吨,而生产1GWh三元523电池总计需要碳酸锂约为716.79吨。

按照2022年60.6万吨碳酸锂产量计算,可支撑960GW磷酸铁锂电池或845GWh三元523电池。高工锂电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1~10月,磷酸铁锂电池累计装车量达到200.7GWh,占总装车量的68.1%。可见,今年前10个月锂电池总装车量约为294.7GWh。而根据高工产研(GGII)发布的《2023中国大圆柱锂电池行业发展蓝皮书》统计数据,截至2023年10月,全球大圆柱电池已布局产能超450GWh,显然低于当前碳酸锂可支撑的锂电池产能。

当前,业内普遍认为,锂电产业正在经历从旧产能到新产能的进化,在此过程中,伴随着产能结构性过剩,旧产能快速出清,价格战长期存在等特征。随着产能过剩的到来,包括隔膜、碳酸锂、石墨等锂电池相关原材料价格均呈现下降趋势。

价格或持续下探

“据我们判断,碳酸锂的底部可能在10万/吨。现在的期货价格已经快要接近触底了。”某锂盐生产企业人士透露。

真锂研究首席分析师墨柯则预测,随着2024年碳酸锂的供给继续增加,其价格仍将继续下滑。“这个势头或许将持续到2025年,届时最低的价格或将来到5万~6万元/吨。”墨柯说道。

在碳酸锂价格持续下探之际,行业格局也正在发生分化。“一些经销商现在已经开始赔钱卖货了。据我们了解,一些碳酸锂生产企业的成本价在16万/吨左右,现在的价格加上人工等其他成本,部分生产企业难以覆盖成本。”业内人士表示。

记者注意到,从生产企业看,目前我国碳酸锂生产企业约50~60家,2022年全国产量居前十位的企业碳酸锂产量合计为19.9万吨,约占行业总产量的53%,生产格局较为集中。

“对于有自有锂矿资源、产销一体的企业(如天齐锂业、赣锋锂业),他们生产电池级碳酸锂的成本大约是10万元/吨,目前还不至于亏本卖,但到了2024年,预计碳酸锂价格会进一步下探。”业内人士说道。

上海东证期货方面认为,中长期来看,锂价难言已经见底,未来大概率需要通过跌价挤出高成本的边际产能,以实现平衡表的修复。

同时,也有业内人士指出,从供需关系看,下跌是趋势。从库存看,对比往年也不算高值,但补库意愿低。从成本看,差距过大,旱的旱死涝的涝死,整体表现为碳酸锂价格波动较大,“红绿”相映,多空博弈激烈。

墨柯表示,目前新能源车厂的电池库存还是比较多。需求端并不迫切。从供给端来看,还有不断的产能出来。供给的量在增加,需求端又没有特别强的需求,这就直接导致了碳酸锂价格的下滑。

市场加速整合

即便碳酸锂已经处于产能过剩阶段,全球范围内仍有许多企业积极进军这一市场。

11月15日,巴斯夫表示已与韩国锂电巨头之一SK On达成协议,双方将聚焦北美及亚太市场,合作开发锂离子电池材料。

同时,11月3日,内蒙古大中矿业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大中矿业”)发布公告表示,公司全资子公司安徽省大中新能源投资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大中新能源”)已经取得自然资源部颁发的《矿产资源勘查许可证》。此前,在8月13日,大中新能源以 42.06亿元竞拍加达锂矿成功。

此外,锂矿巨头也在加速整合。据了解,美国锂业巨头Livent将于近期与Allkem澳大利亚投资者会面,以投票批准一项价值106亿美元的合并,这将在锂需求和价格疲软的情况下,组建成为全球第三大生产商。

中矿资源(002738.SZ)也在积极扩大生产规模。其发布公告称,11 月 9 日,公司接到Bikita通知,“津巴布韦Bikita锂矿200万吨/年(透锂长石)改扩建工程项目”和“津巴布韦Bikita锂矿200 吨/年(锂辉石)建设工程项目”经过有序的工程建设、设备安装调试及试生产等工作,两个项目已实现稳定生产,达到项目设计规划的生产能力和产品质量,实现达产达标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015年至2022年期间,碳酸锂价格已经历过产能过剩带来的价格调整。其后,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,新增产能迅速被增加的市场空间抢占,进而推高了碳酸锂价格。

进入调整期后,锂矿企业加速整合,甚至进一步扩产,后市或将受益于储能市场。

GGII调研数据显示,动力电池企业数量在大幅减少,储能锂电池数量大幅上升,因动力电池行业集中度上升所致,但储能市场格局未定,新进入者众多;对材料企业而言,下游锂电池市场集中度上升,对材料供应商数量要求减少,但对比2020年,2023年多数材料接近翻番。

中矿资源方面表示,碳酸锂价格下滑对公司的业绩将造成影响,但公司仍然看好锂电池市场的发展趋势,特别是随着储能市场的崛起,对磷酸铁锂的需求将起到带动作用。


版权提醒:由于“锂电赛道进入“下半场” 碳酸锂价格一跌再跌_七宝歌词网”的歌曲信息来自网友上传分享,版权归属没办法及时考证,任何音乐作品的版权拥有者,请及时联系我们。本站会尽一切所能在最大范围内保证版权人行使权利,保护版权人的合法利益。本站点所有资源均为网友提供,仅用于试听交流之用。如有侵犯您的权益,请联系七宝歌词网将及时删除处理!


标签:

随便看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