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在内心深处的珍珠(遗落在记忆里的珍珠)

“凡珍珠必产蚌腹……经年最久,乃为至宝”(宋应星《天工开物·珠玉》)

在妈妈的床前,通过视频和在外地的妹妹聊天。

妹妹回忆起自己的中学年代,那时她在离家很远的一所重点高中就读。

一间宿舍,住十来个女生。里面卫生条件很差,经常有老鼠出没,为了争夺食物,它们在夜里相互撕咬、打架斗殴,结果就是头破血流。女生们一觉醒来,常常在挂的蚊帐上看到老鼠战斗留下的血迹。

冬天,宿舍里没有暖气,女生们采取了“两两相助”的措施,就是两人把被子合起来,通腿睡觉——你抱她的脚丫,她闻你的脚丫。

妹妹经常在凌晨四点半起床去教室学习,她独自一人穿过漆黑的长长的走廊,教室的门窗都关着,但窗子破了一个角,妹妹伸进手,把插销推上去,打开窗,然后爬窗进去。

说到这一幕时,我和妹妹都感到后怕,幸亏没有遇到坏人。

但有一次,还是让妹妹受惊不已。

那也是个漆黑的凌晨,妹妹在学习了一段时间后去上厕所,她小心翼翼地摸着黑走进厕所,灯虽然开着,但非常昏暗。当她打开里面的一扇门时,冷不丁面前站着一个人!

当时,妹妹不由自主惊叫一声,与此同时,对方也惊叫一声。再细看,原来是班上的一位女生,她住在另外一间宿舍,也是趁夜深人静来教室学习。

妹妹说,其实在那所中学也就读了两年,之后就随着爸爸从部队转业回到老家了,这么多年过去了,很多事情都忘记了,但唯独这两年的学习和生活场景仍然历历在目,令她回味不已。

那时,食堂里的菜大致分三种,菜品与价格特别相符——一毛钱的菜,除了菜就是清汤;两毛钱的菜,含了几块油炸过的豆腐;三毛钱的菜,则加了几块肥肉片子和瘦肉丁。

令其他女生羡慕的是,我们的爸爸经常去看妹妹,去时就带了个大篮子,里面有各种面包,其中一种大面包长得就像一个大巴掌,里面有很多豆沙。在妹妹记忆里那是至顶的美味,30多年过去了,那甜甜的滋味还回味在舌尖上。

爸爸带去的大篮子里,还经常有妈妈给放上的一瓶香油,妹妹在吃饭时就倒上一勺,那清淡无比的菜因了香油的滋润,也变得有油水了许多。

偶尔回一趟家,妈妈便做丰盛的饭菜,还买回来各式的水果,记忆深刻的是水蜜桃,桃皮一撕就掉,淡黄色的果肉水润饱满,吃一口在嘴里,一股绵软清甜就在舌尖化开……

那时候,妹妹特别能吃,我记得一个场景:妈妈在锅边炸鱼,她就守在锅边,鱼炸出来一条,她就吃一条,烫得呲牙咧嘴。妹妹说,她经常吃到肚子很撑,得扶着椅子才能慢慢地站起来。

说到这儿,我和妹妹都开心得笑了。再看妈妈,妈妈的嘴角里也带着微微的笑意。

妹妹又说,那时爸爸每次去看望她,宿舍的小女生们都在爸爸走后议论一番:“你爸爸长得好帅啊!”

我插话道,爸爸在我上大学时千里迢迢去看我,我们宿舍的姐妹们也都夸:“从来没见过这么帅的中年人!”

身为军人的爸爸,一米八多的个子,穿着笔挺的军装,腰板也挺得笔直,浓眉大眼高鼻梁,确实是很帅很帅……

说到这儿,妹妹的话音里已带了哽咽,我的眼睛也变得雾蒙蒙,赶紧把头转向床上的妈妈。

妈妈的脸上,也出现了淡淡的忧伤。

这时,我想起小时候日记里记载的一件事,说给妹妹听,她说自己的日记本里也记了这件事:

那是一个傍晚,爸爸妈妈带着我们姐弟三个出去散步。一家人说说笑笑,呼吸着大自然清新的空气,心旷神怡。

爸爸妈妈走得很慢,同样是走路,却跟跑着跳着的我们这三个小家伙相隔了一大段的距离,我们只好停下步子等着他们。

这时,我们看到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从爸爸妈妈身旁走过,本来也没引起我们的注意,却看他一边走一边回头朝爸爸妈妈说着什么,声音很高,我们只听到他的声音却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。

我们跑过去问,原来那位老人说:“看你们夫妻好到兹!”妈妈感慨地说:“唉,年老的人羡慕青年人啊!”

当时爸爸妈妈也才40岁出头的年纪,比我们现在还年轻。漂亮亲密的他们,领着三个活泼可爱的孩子,怎么不令老人羡慕呢?

时光是如此之快,距离妈妈说那句话,一晃都快40年过去了。当年我在日记里记了这么一句话“我不由地回头朝老人望去,他走得已很远,但还是可以看见他那瘦瘦的、伛偻的背影……”

我摸摸妈妈的脸,看看视频里的妹妹,忽然想到,多少年以后,眼前这一幕也会定格成一幅画面,深深地留在我们的回忆里,成为珍珠一般的存在。

版权提醒:由于“留在内心深处的珍珠(遗落在记忆里的珍珠)_七宝歌词网”的歌曲信息来自网友上传分享,版权归属没办法及时考证,任何音乐作品的版权拥有者,请及时联系我们。本站会尽一切所能在最大范围内保证版权人行使权利,保护版权人的合法利益。本站点所有资源均为网友提供,仅用于试听交流之用。如有侵犯您的权益,请联系七宝歌词网将及时删除处理!


标签:

随便看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