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光究竟去了哪里(时光究竟去哪了)

【来源:扬州网_扬州文化】

李梅

母亲给打电话说杏子熟了,口味比去年的要好,个儿也大,言语里有掩饰不住的骄傲。

此刻,我就站在那棵杏树下,端详这绿巨人。它枝繁叶茂,青翠葱茏,无数嫩黄的杏子隐藏其间,散发丰腴成熟的气息,如待嫁的女儿。

我抬手摘下一只摩挲着,感受它的柔软芬芳。早些时候,它们只有豆大,硬邦邦的,一个个青涩懵懂,想必是夜阑人静时趁人不注意悄悄舒展筋骨,白天再洗个日光浴高高兴兴变成小胖子的。这番脱胎换骨不知为何让我有瞬间的失神,莫名感动。个把多月里,土地干了湿,湿了干,几场雨的交替而已,就这么熟了。时间可谓神奇。

想起儿子刚出生不久,有一天躺在摇篮里,吮吸着手指咿咿呀呀。我忽然注意到他肉肉的两腿盘成一个“O”形,无限忧伤地想:天呐,居然是个罗圈腿。也不过一眨眼工夫,那个奶娃娃已经高我一头,有着漂亮的大长腿。看似漫长的十八年实在是弹指一挥间,在说书人那儿就是一句台词:十八年后……

尚且记得母亲年轻时纤细苗条,终日进进出出,忙个不停,如轻盈的蝴蝶。春耕秋收,四季三餐;家前屋后,洗洗刷刷;一不留神,已青丝变白头。

父亲也不复往日精壮,他颤巍巍上了凳子,帮我摘杏子,挑那最大最黄最甜的。这棵杏树不知他从哪儿寻来,品种极好,挂果多,自家吃不完,就与邻居分享。以前我说枇杷好吃,父亲就种了枇杷。我喜欢吃香椿涨鸡蛋,他便种了一溜香椿树。一回我带一兜杏子回家,他便种了杏。现在,他迫不及待让我吃他摘下的杏子。我掰开一只细细品尝,只有绵甜,毫无酸涩,刚想让他吃,才想起他如今吃不了了。看他慢吞吞躬身,捡起掉落在地上那些样子古怪残破的杏子,想到他前胸侧背上的伤疤,忍不住湿了眼。父亲去年动了大手术,身体被可怕的痛苦折磨着,暗无天日。我每次鼓励他要坚强时,他都说:“放心,我没事。”

我知道父亲还想守着老宅,想养鱼养鸭,种玉米、点花生,在土地上变魔法,捧出我喜欢的一切。

母亲在菜园挖蒜,我让她不要忙活,陪我说说话,我很快要回城。她说上午非挖好不可,否则蒜瓣就散了。我奇怪,半天不能等吗?

父亲说:“蚕老一时,麦熟一晌。”还详细为我解释了农作物一旦成熟等不得的道理。我听了连连点头,惊叹从量变到质变这一哲学命题无处不在。

真是喔,过去很多年我完全没有意识到岁月的流逝,直到儿子上大学离家千里,黄昏时分我静坐在他书桌前,才感到无所事事的落寞和一丝岁月不饶人的疲惫。正如这一树杏子经历春华秋实的过程一样,猝不及防,来不及欣赏,就沉甸甸压满枝头。

若问时光都去了哪儿,我想我现在知道答案了,生命中无数个日子被我们穿在指缝间,织成了爱的绿荫,结出了甜蜜的果实。

声明: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。邮箱地址:jpbl@jp.jiupainews.com

版权提醒:由于“时光究竟去了哪里(时光究竟去哪了)_七宝歌词网”的歌曲信息来自网友上传分享,版权归属没办法及时考证,任何音乐作品的版权拥有者,请及时联系我们。本站会尽一切所能在最大范围内保证版权人行使权利,保护版权人的合法利益。本站点所有资源均为网友提供,仅用于试听交流之用。如有侵犯您的权益,请联系七宝歌词网将及时删除处理!


标签:

随便看看